略過產品資訊
1 / 1

融和命理觸機要則

融和命理觸機要則

定價 HK$80.00
定價 售價 HK$80.00
銷售額 售罄
結帳時計算運費

  緣分與諾言—本書的出版因由


◎實踐九一年的諾言◎


  我相信:人與人、事與事、人與事、事與人。冥冥中都有一種玄妙的緣份在內。緣,可能是善緣,亦可能是惡緣。緣來無端,緣去亦無端。
  八八年,我在服務的書店因編書的關係而認識了卓宏先生。但只限於泛泛之交,主要是彼此都非常忙碌。同時,他初期給我的印象是:善惡分明,喜怒皆形之於色,欠缺圓滑。心想:這樣的人是不適合現代社會的,難怪他背後被然讒言重傷。最少,連我亦聽過不少關於他的閒話。經過較多的交往,我又發現他有一顆赤子之心,待人真摯。不特熱心助人,有時更把別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去考慮,去決定取捨。在現實的社會中,能犧牲自己,成全別人。這種行為是少見的。
  九一年初,聽聞卓宏先生積勞成疾,大病入院。雖然當時彼此都是「君子之交淡如水」。但,以他這樣好的一個人,我不去探病,於心不安。在醫院的病床上,見到卓宏「上下」都插滿喉管,中間放著一部「心臟起博器」。醫生告訴我:這個病人,昏迷三日未醒。這次,大家當然沒有交談的機會。我惟有暗地祝福他能夠康復。然後悵然離去。


  當我第二次去探病。他終於甦醒及脫離危險時期了!但仍臥病在床,氣若游絲地向我說:『此刻我嚐到人生無常,生死一線的滋味。日後康復,我要將生命餘下的日子,繼續深入研究「陰陽五行」。因為這些知識是實用的,我不想它被人誤解而棄如敝履。在春秋戰國時代,「陰陽家」是「十家」之一,其中學問甚深。而陰陽五行之說,普遍存在於中國文化及思想之中,影響不可謂不大。故此值得去研究。後來「陰陽五行」變成「迷信」,只是背一些淺薄的人歪曲及利用而已。「陰陽五行」是無罪的。』聽完他的高論,我突然「無端」地插口說:『日後你如果研究得了成果,我亦樂意為你向書店老闆推介,替你出書,要把更多的「陰陽五行」知識,公諸同好,嘉惠大家……』當時,我仍為一間書店的「打工」。


  豈料卓宏聽後,惟有不悅之色說:『我不打算再寫書了!以前,寫過幾本劣作罷了,想不到經過一些小人的播弄,掀起無數是非,自己無端地背負了許多罪名。其實,我寫書的目的,主要是把研究五行的成果,交給下一代的同好而已。同時,我希望讀我的書的人,不只是得益於「陰陽五行」的知識,最重要的是由此而達於「善」的境界……』我神色凝重。無語。卓宏可能見我有點難堪,為了「打圓場」,他故意「為難」我說:『除非曾先生你做老闆,我才會為你寫書。』九一年夏天,卓宏出院。可是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因為,接著他又併發肝功能障礙。及其他多種疾病。
  九一至九四年間,他停止了一切工作。只是去治病。並且在針灸及氣功中尋求援助。期間,他積蓄用盡,生活拮据。同時他避不見人,主要是不想「麻煩」別人幫忙云。但稍令人安心。但稍令人安心的是:他仍孜孜不倦去研究「陰陽五行」。在精神上尋找一點「寄託」。


  世事真的是「無常」!九七年底,我原先服務的書店改組,我被辭退了。在「金融風暴」後,人浮於事。我惟有「東倂西湊」一些金錢做資本,經營現時的一間小書店,當起小老闆來。但是正值「經濟不景」,經營苦不堪言。
  現時,卓宏快六十歲吧?名和利,相信已經不能再打洞他了。此刻,卓宏把他的著作交由我出版,我想:他是實踐九一年在醫院所說的諾言。另一方面,我為他出書,道理一樣。所以,我在開始時說:萬事皆緣就是指這件事吧?

查看完整資訊